陆丰市甲子进食亭 记载着一段久远的故事

hi0660 2020-09-15 阅读:1484 评论:1
进食亭,称宋帝亭,亦称帝子亭,又称太子亭,位于陆丰市甲子镇瀛江边上的待渡山西麓。它是因宋端宗行朝驻跸此处,乡绅范良臣向其等进食三日,后人建亭以记此事,才有此亭。据《甲子乘》记载,嘉庆八年署理新会邑侯孙树新(今浙江钱塘人),于嘉庆十年至甲子待...

进食亭,称宋帝亭,亦称帝子亭,又称太子亭,位于陆丰市甲子镇瀛江边上的待渡山西麓。它是因宋端宗行朝驻跸此处,乡绅范良臣向其等进食三日,后人建亭以记此事,才有此亭。


陆丰市甲子进食亭 记载着一段久远的故事 陆丰新闻 第1张


据《甲子乘》记载,嘉庆八年署理新会邑侯孙树新(今浙江钱塘人),于嘉庆十年至甲子待渡山进食亭时,写下《进食亭有序》一文。


“进食,何以名亭也。南宋景炎间,端宗播越于海,舟泊甲子门,承奉郎范良臣进献军食,后人遂镌君臣之像于石。时当幼主蒙尘,良臣以海上孤臣独伸大义,疾风劲草,忠荩永传,记之以勗,后嗣而挽譊俗焉。


曾闻麦饭献滹沱,阅世兴衰寄慨多。一片土亡航海日,十三州痛黍离歌。徒伤草莽存堂陛,剩有冠裳绕薜萝。患难由来纲纪立,厓山西望感如何。”


据《陆丰县志》卷之二《古迹》载,“宋帝亭,亭在甲子所待渡山下,宋承奉郎范良臣进帝处,明参将张万纪、守备胡文烜建”。


张万纪(1574–1614),安徽六安县人,祖先随广东都司花茂将军南下,成为世袭军户。万历十四年(1586)九月,其父张邦奇从潮州守备调任碣石水寨把总,全家迁居碣石卫城。万历三十五年(1607),他因战功卓著,擢迁为广东惠潮参将,驻碣石水寨惠潮海防参将。


胡文烜,即胡美,万历三十五年,为广东惠潮守备,驻碣石水寨。他与参将张万纪曾在甲子待渡山下建宋帝亭,以记乡绅范良臣等人给南宋行朝送军饷之事。


宋帝亭,是为一位帝子南逃甲子时在待渡山下而建的亭子,也是为记甲子臣民范良臣向宋帝等人进食之处而建的亭子。据此,该亭约建于万历三十五年(1607),是年擢迁为广东惠潮参将的张万纪、为广东惠潮守备的胡文烜,他们都驻守碣石水寨,为他们所建。至1967年“文革”时期,进食亭这座具有400多年历史的古亭被炸毁。


今天你看到的进食亭,不是明万历年间的样貌,而是2004年竣工的仿古石制建筑。进食亭有主座,亭子镌刻着“进食亭”。亭两侧有两幅群石雕,分别是左丞相陆秀夫觐见宋端宗、乡绅范良臣献军饷与郑复翁勤王护帝等场面。亭前面不远处,还建有一牌坊,上面勒刻“进食亭”,与亭子镌刻的“进食亭”,分别是陈永正、尉天池等名家所书,好像失去了昔日“进食亭”的古朴韵味。


陆丰市甲子进食亭 记载着一段久远的故事 陆丰新闻 第2张



据了解,进食亭原为仿木结构,面积约20平方米。新建的进食亭,除了由今人重书四百年前的三副石柱联之外,还有当地时人新撰写的几副对联也勒刻在“进食亭”牌坊中的石柱上。进食亭,原有三副对联分别是“饷食矢孤忠,苔藓祗今馀碧血;维盘留旧迹,山亭终古挹芳型”“江亭旧勒端临像;山月长明忠耿心”“瀛石由来存古迹;芜蒌以后见斯亭”。新镌刻的有蔡海滨先生的“宋胄南来,由历山头安幼帝;瀛江东逝,要从亭畔仰英风”,江初先生的“万顷碧涛,任汝荡胸濯足;千年旧事,问谁扶醉拍阑”,胡豪先生的“山亭外,迥水长天,已无人无我;石像前,忠臣义士,当盖古盖今”。还有一副没在这亭中出现的对联,由江波先生所题:“可叹可歌,一代君王臣子;大悲大勇,千秋道统汉魂。”


据清屈大均所著的《广东新语》记载,康熙十四年乙丑(1685)秋,岭南名士屈大均(1630—1696)曾来甲子,他初名邵龙,又名邵隆,号非池,字骚余,又字翁山、介子,号菜圃,汉族,广东番禺人。该书写到,“甲子门,距海丰二百五十里,为甲子港口。有石六十,应甲子之数。又有奇石十八,屹立如人。宋承奉郎范良臣,常刻‘登瀛’二字于石,取十八学士之义。景炎元年,端宗航海而至,范良臣给军食三日,留帝像登瀛石上。今石中像端然而临者,帝也;跪而进食,良臣也。予铭其上云:‘天留一石,以作天家。君臣遗像,苔蚀如霞。芜蒌之饭,化作琼沙。御珠青鸟,以瘗重华’”。


又据《广东省志》记载,“端然而临者帝也,跪而执笏者陆秀夫也”。

一个逃亡的帝子,虽有军臣护卫,但他还是像一只惊弓之鸟,惟有登上甲子门待渡山(原石壁山)才稍有些许心安。这就是甲子待渡山又称“大胆山”的说法。


陆丰市甲子进食亭 记载着一段久远的故事 陆丰新闻 第3张


一个南宋朝廷的气数,随着丞相陆秀夫背少帝赵昺投海殉国,于南宋祥兴二年(1279)二月初六日而尽。


进食亭前,瞻仰帝像之后,有几多今人怎知此处曾是郑复翁率众抗元的地方呢?据《陆丰县志》记载:“郑复翁,甲子港人。宋端宗至甲子时,元兵追至,复翁椎牛誓众,率义兵攻袭之,夺其兵船多艘,遂任之为前峰扈从。至崖门,遇巨风,舟覆而死,赐谥义烈。”


为了纪念这一段不堪的历史,明参将张万纪、守备胡文烜在这待渡山下建有进食亭。进食亭建好以后,便有许多文人举子及宦官等前来观赏瞻仰并凭吊宋帝,以抒各人的思怀。后来,此亭从建到修,从修到毁,到如今重建的样貌,不知有多少人曾为此由衷而赞,也不知是谁为之叹息而惋惜!

康熙三十一年(1693),范兆焻(讳少伯)誊正其父范可楷于清康熙四年(1665)迁拆后屈居龙潭时所作的《石帆纪略》,全文有三千多字,并附在《登瀛范氏族谱》中得以流传。此外,他为新修进食亭写有一诗:“致政贻谋不负君,江亭勒石六飞存。犹瞻黼座端临御,恍听龙舟进讲论。万古纲常留甲子,千秋忿恨锁厓门。莓苔划却重修饰,济济玄孙识玉尊。”

同时,岁贡余文开也为新修进食亭写了一诗:“当年曾是走风沙,待渡孤亭记宋家。旧址于今重整饬,新模自此仰高华。数层势不飘山雨,五色光堪映海霞。碑碣无须忧剥蚀,长留古迹在瀛涯。”


清乾隆十五年(1750)庚午中秋前一夜,二帆石被飓风摧毁,进食亭也倾倒。有惠邑庄锡祚因帆石倒坏登帝子亭以吊古,写有一诗:“登亭座上夕阳斜,朝代三嬗典物赊。旋转金銮同梦草,播迁玉辇剩芦花。渡江五马犹安驻,边海二帆竟涉家。得失虽存千古论,望风感吊应咨嗟。”


二帆石倾倒,地方文武官员前来会勘,此时邑人廪膳生员范可楷以诗吊之。


“锡命君恩海样深,先公铭石志丹心。君恩万世终无没,帆石千秋岂有沉?不意一颓惊在昔,何堪再堕骇于今。并思宋帝蒙尘事,惹得后人感慨吟。”


站在进食亭前,留下的已不仅仅是一首诗,更多的却是一段难以忘怀的历史。一位邑庠李学山曾写下了《另标瀛江八咏征诗引》,收录在清乾隆辛卯科举人张凤锵著的《甲子乘》中,另外他的《进食亭怀古》一诗也收录此书中。


少主蒙尘亦可悲,江山原得自孤儿。

独怜海外舟停处,正是军中食尽时。

臣力并归三日谷,君恩长纪万年碑。

如何信史难征信,不共芜篓姓字垂。


嘉庆十年(1805)乙丑夏日,吴慈鹤寓甲子芳润斋期间,与挚友到待渡山进食亭,瞻仰石上之帝像时,并即兴写下《进食亭吊端宗》一诗。


“白雁飞入临安宫,江潮亦避楼船锋。金盘玉筋竟不饱,降旗夜竖青天红。遗雏流播尘再蒙,战鼓沸天来自东。颠危不致貔虎力,翊戴只策鼋鼍功。乾坤窄小日月穷,海门怒卷英灵风。草野颇知一饭礼,此亭千戴留孤忠。龙颜日角纵端好,非复正殿垂裳容。属车仓皇豹尾暗,杜宇乱叫迷雌雄。


君不见,建炎亦有飘零日,五母弯弓射秋月。一时牙爪尽雄才,未肯金瓯半边缺。百年阿柄付奸竖,九庙神灵不能食。寡妇孤儿白浪中,可怜玉骨蛟龙得。满山花草曾流血,映日樱桃为谁赤。北行憔悴合尊师,洗缽龙池泪潜滴。”


据了解,吴慈鹤(1778-1826),字韵皋,号巢松,江苏吴县人。生于清高宗乾隆四十三年,卒于宣宗道光六年,年四十九岁。


少年时期,他常随父亲吴俊(乾隆三十七年进士)宦游粤东、济南,所为诗规仿徐、庾、孟、韩,为时流所重。嘉庆十四年进士,改翰林院庶吉士,散馆,授编修;二十四年充云南乡试副考官。道光二年,督学河南,五年督学山东。官至翰林院侍讲。生平喜游览,使车所至,山水为缘,而悉以发于诗。与彭兆荪交最契,兆荪贻书,称近日诗歌有五弊、三惑,能扫弊祛惑者,厥惟慈鹤。又言:慈鹤诗,莹彻灵府,发辉高致,经万辟千灌而成纯钩,由声闻缘觉而入悲智。推挹甚至。所作骈体文,亦不亚于兆荪。著有《兰鲸录》《凤巢山樵求是录》及《岑华居士外集》,《清史列传》并传于世。


又据张凤锵举人的《甲秀楼记》载,“嘉庆十年春,臬宪吴公缉匪至甲,选胜来游,步山椒而登焉,周旋流览,谓山居甲之巽位,巽为文峰,宜增高以培地脉,随命工结构,匝两月而层楼以成矣。公又谓天盖钟秀,于是锡以嘉名,颜其上曰‘甲秀’,云‘登斯楼’也”。这里说到吴慈鹤父亲吴俊曾为甲子所做出的贡献。


时间不会倒流,留下的却是一段又一段的痕迹。


尤其是时人,在这里吟哦的同题诗《宋帝亭》,更是一首又一首久远深沉的悲歌。


进饶平邑庠张振翔

冷落江头石作亭,萋萋芳草荫亭青。

阴狐狡兔藏碑碣,淡月残晖任昼暝。

少主幽魂悲待渡,孤臣义愤赋零丁。

翠华驻处皆陈迹,此地还留旧日形。


庠贡刘锷

宋家帝业已更张,飘泊南洲逐锦樯。

故国烟飞迷日月,荒亭草长散牛羊。

厓门艰险冠裳定,瘴海风波天地狂。

惟见碑中形像在,每今吊古一苍凉。


清乾隆三十五年恩科举人知县唐步瀛(惠来人)

东南王气久离披,得失山河岂小儿。

万里趋銮丞相节,六军进食野人私。

秋风呜咽厓门水,暮雨凄凉帝子碑。

为上荒亭一凭吊,苍茫空见海云垂。


清乾隆庚辰科举人李湛(教谕)

少帝南奔若断萍,一亭冷落几周星。

播迁久失中原策,剥蚀惟余故老铭。

海水无情空自绿,瀛山有恨为谁青。

可怜遗像荒烟外,长对孤臣共涕零。


清乾隆辛卯科举人张凤锵

宋朝易祚主南奔,丁丑移舟甲子门。

一日山椒仪暂驻,千年石壁像常存。

潮悲尚带孤臣泪,月冷空归少帝魂。

最是荒亭凄绝处,啼鹃声里度黄昏。


庠生汪守谦

扈跸曾从此地经,可怜宋祚剩孤亭。

蒙尘莫驻三军垒,临幸空嗟一叶萍。

碧海有门留甲子,锦帆无计越零丁。

只今待渡山头月,长照残碑少帝形。


清乾隆壬子科廪贡生黄鸣谦


一自南流陨大星,茫茫宋祚竟凋零。

军移穷海几无路,渡待空山尚有亭。

苔藓阶前饮血泪,藤萝碣上隐仪形。

几回临眺苍烟外,风送潮声不忍听。


清乾隆五十三年戊申恩科举人梁国任


更无左袒运重开,三百余年宋祚灰。

航海尚惊沙漠去,移舟空向甲江来。

金戈待渡终难振,玉带沉波竟不回。

欲吊遗踪何处是,孤亭隐隐傍山隈。


由惠来籍进潮郡庠郑典荐

怅望孤亭碧藓滋,主臣当日景凄其。

闻鸡速到悲潮急,览表忙来待渡迟。

岸挂双帆舟不泛,江流五马御难驰。

为怜一片苍山麓,渺渺空嗟此像遗。


由惠来籍进潮郡庠郑典英

走马南来迹似萍,空山尚有宋君亭。

云披碣畔迷孤影,月暗溪头隐旧形。

幼主蒙尘沉国社,孤臣进食纪碑铭。

至今凭吊当年事,不禁临风自涕零。


邑廪李国佐

悯乱仓皇出阙廷,何堪待渡此飘零。

苔痕久染孤忠血,石壁空栖少主灵。

海曲潮回悲劲草,江头客至泣荒亭。

登临不尽难平恨,水碧山苍总香㝠。


郡庠李天鉴

一座端临像,碙州名义时。

元人天已助,宋室运偏移。

海气濛荒径,苔痕上旧碑。

孤亭空寸土,冷落到今兹。


郡庠李雄飞

萧森古树宋家亭,片石长留纪遗形。

玉带昔曾浮海去,黄袍今已化苔青。

衣冠不改孤臣礼,风雨难招少帝灵。

凭吊慈元同有恨,寒潮声落不堪听。


郡庠李光照

运移宋祚帝飘零,待渡曾传此地经。

赵氏江山归朔漠,南朝马士赴沧溟。

空余石壁仪容古,几见苔痕血泪腥。

莅迹那堪重怅望,海门云暗雨冥冥。


碣石军民府彭嘉恂进士

待渡当年血泪频,良臣端的是难臣。

芜蒌进后存忠耿,苔蚀空留月一轮。


据甲子《登瀛范氏族谱》记载,里面有《访进食记》一文,不知谁人所撰。


“嘉庆十年四月,前郡守滇南杨楷、前新会令钱塘孙树新、东南吴慈鹤、张骥仝访进食亭,谒宋端宗石像。


夫以地惨天愁之际,而海角遗臣,能以箪食壶浆,贡忠其爱之悃。岂宇宙间,光明落落之气,散为文谢。张、陆诸贤,而犹有所未尽乎。再拜三叹,识因数语。


慈鹤记,张骥书。”


往昔的《进食亭记》,不知是谁何时所撰置,但听人说勒刻着此亭记的石碑却沉没在东宫渡码头中。现在,新竖于待渡山下的《进食亭记》,却是由原广东省作家协会党组书记兼副主席蔡运桂教授所撰,并由原广东省书法家协会副主席、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梁鼎光先生于2007年岁次丁亥孟春所书。同时,按清番禺屈大均《广东新语》中的《登瀛太子亭记》内容,也勒碑重立在进食亭的右边,与左边的《进食亭记》相对。


“进食亭,乃纪念甲子家族范良臣为宋帝进食而建。


公元一二七六年,元兵攻陷宋都临安(今杭州),六岁皇帝赵显被俘,赵昰、赵昺兄弟南逃福州,张世杰、陆秀夫拥八岁赵昰为帝,号‘端宗’。元兵追逼,陆秀夫等护幼帝渡海南遁,十二月达甲子门,驻军石壁山下,意欲待渡与文天祥会师,故后人称为‘待渡山’。其时,范良臣向宋帝及军士进食三日,帝召见良臣,赐爵承奉郎。


陆丰市甲子进食亭 记载着一段久远的故事 陆丰新闻 第4张


明朝万历间,参将张万纪与守备胡文烜为纪念宋帝临甲,彰显良臣忠君爱国义举,始建进食亭。


明清以降,历代官员、文人、名士瞻亭登山吟诗作赋,文气长盛,遂成文化积淀,丰富之名胜古迹。


因年久失修,亭貌颓败。解放后镇府对其修整,保留诗文碑记。一九六六年‘文革’风暴骤起,次年该亭被视为封建象征炸毁。


为保留胜迹,传承文脉,甲子诸贤达捐资重建进食亭。二零零四年夏动工,二零零五年秋竣工。新亭建于旧址,用花岗岩建造,设计精美。两侧浮雕像,突现范良臣进食、郑复翁抗元故事。艺术显史,壮美雄浑。


历史沧桑,重建此亭,意义深远。


驻足亭前,浮想联翩。昔日异族相残,百姓遭殃。今朝民族团结,国泰民安。斯亭也为甲子人文景观增添亮点。


建亭诸君,不留芳名,功德在兹,世代相传。”


再说,清康熙辛未岁次云水张瑀之有诗吊宋帝,诗云:“汴杭久识渡南瀛,闽广幸临甲子村。宋帝无家依海澨,贞忠有志挽乾坤。气蒸海屿胥涛恕,恨锁云帆苌碧存。谩道千秋多洒泪,江声宸夕吊贞魂。”


到了乾隆庚午年重阳前,焕文斋录有《和前张瑀之赋帝子韵》一诗。


运移宋祚渡南瀛,帝子遥临江上村。

率土有谁经社稷,敷天无复旧乾坤。

石亭遗意君恩在,航海风高壮志存。

凭吊那堪将夙恨,兴亡何代不招魂。


如今,这里却是今人一个瞻仰跪拜的场所。据了解,若是那家孩子,没有找到合适的契父母,也可以来这里许愿,把孩子允诺给被时人称为“石皇帝公”的宋帝昰当“相契孩子”,以求心灵上的安慰。


因怀古而登上待渡山的人,又有多少人为此留下他的烙印呢?其中一位是惠来的方人麟举人,诗云:“平江渺渺绕山隈,帝子曾经此地来。击楫何人堪砥柱,济川无路竟沉灰。万方供御犹如昨,一匊糇粮亦可哀。玉垒变更成往事,尚留故迹动徘徊。”


今捧邑人许裕长先生整理出版的《许邦信先生集》,也能找到有关进食亭的诗篇。


许邦信(1881–1955),字义邻,甲子东湖人。少年就读甲子城内西北青螺斋,曾经商,后任教私塾(甲子吉安寨、北栅教馆);结交葵阳文士林正南先生与本邑法学士刘振亚先生,常以诗文倡酬,存诗、赋、联、文等原稿。


有许邦信写于1929年己巳的《进食亭》组诗及1933年癸酉《吊进食亭》二首。


进食石亭景色幽,有人到此快清秋。

为询宋帝当年事,事过境迁几百秋。

闻说胡元兵陷京,却教君相此间行。

甲子由来存古迹,芜篓以后见斯亭。

亭近溪边数十步,待渡山头多芳树。

巍巍古塔入青云,一望长江舟可数。

每值清风明月时,骚人援笔喜题诗。

亭前流水声声怨,落日寒鸦绕树枝。

忽听渔舟人唱歌,歌声嘹亮复清和。

高唱宋元对垒日,宋军当日尽抛戈。

成败原来关气数,天不祚宋可奈何。

江山万里属元主,一见斯亭感慨多。

茫茫世宅孰评论,一代河山一代君。

胡元以后明清继,迄今俱不继儿孙。

惟有斯亭永不朽,同与乾坤万古存。


进食石亭何处寻,胆山塔畔树森森。

长留胜迹同天地,细看遗容哭古今。

易代君臣谁免死,今朝风雨我悲吟。

追怀国破属元主,无限伤情恨太深。


进食亭营甲子门,长垂不朽等乾坤。

满江风雨悲君相,百代衣冠拜至尊。

瀛海有山留圣迹,零丁何处吊孤魂。

含愁抱恨伤亡国,赋到新诗杂泪痕。


进食亭,依然在待渡山下。昔日的君臣之恩,偶尔有人提起,但它已是一片缥缈的浮云。


如今,这里记载着一段久远的故事,不正是一首昔日唱不完的悲壮之歌呢?


(作者:蔡金针,如有错漏,烦请指正)

说明:
部分图文来自网络,如有侵权,请您留言告知,以便删除!
本站全新改版,如果有图文排版错乱,或者图片没显示,请您留言告知,以便修改,谢谢!
1条评论
  • 访客 发表于 1个月前

    甲子人路过,挺详细的

热门文章
  • 网友整理2019胡润国内富豪榜之潮汕地区(含汕尾)榜单 陆丰陆河多人上榜

    网友整理2019胡润国内富豪榜之潮汕地区(含汕尾)榜单 陆丰陆河多人上榜
    有潮汕网友整理了《2019胡润百富榜》之潮汕地区榜单,将汕尾的富豪也排列其中。《2019胡润百富榜》国内前一百名名单中,共有7位潮汕企业家上榜,他们分别是排名第2的马化腾,排名第15的姚振华,排名第38的谢炳,排名第51的纪海鹏,排名第86的张峻,排名并列第100的黄楚龙、朱鼎健。其中,陆丰和陆河有多人上榜,城区和海丰暂无上榜。...
  • 海丰娜菲实业有限公司10天建成口罩生产线 日产量8万只

    海丰娜菲实业有限公司10天建成口罩生产线 日产量8万只
    时下,口罩是老百姓和各大医疗机构紧缺的物资,生产和销售都马虎不得。11日,记者从娜菲实业有限公司获悉,从该公司提出建厂需求到跑完所有审批手续达到生产条件,娜菲实业有限公司口罩生产团队历经十天,终于迎来正式投产,在疫情当前上演“老区精神”“海丰速度”。疫情当前,市场口罩销售紧俏,部分市民更是处于“一罩难求”的状况。娜菲实业有限公司负责人周雪峰萌生“将原公司卫生巾无尘生产车间改造为口罩生产车间”的想法。然而疫情当前,加之春节休假期间,原材料与生产设备的供应成为一大难题,唯一一家应...
  • 汕尾新增陆河两例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病例

    汕尾新增陆河两例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病例
    1月30日,广东省卫生健康委确认汕尾新增2例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确诊病例。截至1月30日24时,汕尾确诊病例3例。首例患者为女性,26岁,陆丰东海镇人,轻症,目前于汕尾市人民医院隔离治疗,情况稳定。昨日新增两例确诊病例,为夫妻关系。男,76岁,自身伴有基础性疾病。女,74岁。两人系湖北省随州市人,20日来陆河新田镇探亲,于28日入院,均为轻症,目前于汕尾市人民医院隔离治疗,情况稳定。追踪调查和医学观察正在进行中。▼ 全省疫情 | 据广东省卫生健康委消息:截至1月30日24时...
  • 汕尾陆丰确诊首例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病例

    汕尾陆丰确诊首例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病例
    汕尾首次报告确诊病例1例。据汕尾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消息,患者为女性,26岁,陆丰人,目前追踪调查和医学观察正在进行中。汕尾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该患者为输入性,乘坐朋友顺风车回来,目前已在追踪并隔离观察与该患者接触过的有关人员。▼ “健康广东”微信公众号发布2020年1月26日,我省报告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新增确诊病例48例,其中重症病例1例,危重病例1例。梅州1例、汕尾1例均为首次报告确诊病例。其他8个地市新增确诊病例中,广州25例、深圳9例、珠海2例、佛山4例、韶关1例、...
  • ​汕尾卫生健康局公布我市5家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医疗救治定点医院

    ​汕尾卫生健康局公布我市5家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医疗救治定点医院
    少聚集,戴口罩,打喷嚏,捂口鼻,勤洗手,不食野味,生熟分开,煮熟煮透,有症状,早就医,不恐慌,不传谣,万众一心,防控疫情,我们在一起。              ——汕尾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      汕尾市卫生健康局公布,汕尾市人民医院、汕尾市第二人民医院(汕尾逸挥基金医院)、海丰县彭湃纪念医院、陆丰市人民医院、陆河县人民医院为我市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医疗救治定点医院。(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