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15岁海丰少女患脑膜炎昏迷月余 家人背债20万不放弃

2015年07月26日 海丰新闻 暂无评论 阅读 784 次

●温暖诉求

曾昭森每周只有10分钟时间与女儿共处,父女俩见面的地点,是医院的ICU病房。一个多月前,15岁的曾思琼因病毒性脑膜炎陷入险境,失去语言和行走功 能。虽经救治情况出现好转,但巨额的医疗费已拖垮了这个清贫的农家。为救女儿,靠做泥水工养家糊口的曾昭森硬是背上了20万元巨债,但对接下来尚不可预计 的治疗费用,他已无计可施,“重症室每天要花5000多元,我不知道还能撑几天!”

出身贫困 初中毕业即弃学养家

今年15岁的曾思琼出生于广东海丰县城下埔村一个普通的农家,家中孩子众多,日子过得并不富裕。全家老小,所有的开销都靠曾昭森做水泥工的微薄工资。

为了减轻父亲的负担,2014年下半年,曾思琼初中毕业后选择了外出打工,在海丰县城找到了第一份工作——餐厅服务员。思琼做事认真勤勉,餐厅服务员的工作常常需要一天站十几个小时,但是她从不喊累。

2015年6月6日,思琼觉得身体有些不适,好像一直低烧。但她没太在意,只去附近诊所拿了感冒药吃。通电话时得知女儿的情况,曾昭森劝她不舒服就请假休息,但思琼却觉得自己能坚持,仍强打起精神照常工作。

6月11日一早,勉强完成清扫工作,思琼突然歪倒在餐厅板凳上。手足无措的同事紧急把她送回老家时,曾昭森看到女儿“眼睛睁开,但什么反应都没有了,跟她说话她都不认识我”。

当天,曾昭森把女儿送入当地医院,“住进医院第三天,医生告诉我女儿得了病毒性脑膜炎,病情危重,建议我们送到条件更好的医院。”6月15日下午3点,曾昭森带着思琼赶到了广东省人民医院,住进了ICU。

血浓于水 姐姐带来亲人录音探视

思琼住进省人民医院之后,曾昭森和思琼的大姐思静在医院附近租了房子,每周二和周四能进去ICU探望思琼五分钟。

姐姐怕思琼一人住在病房里太寂寞,来广州前用录音机录了很多家人的话,每次探视时都带进去放给她听。“她一定能听到,只是还没力气睁开眼睛。”思静和思琼的感情很好,她一听说妹妹生病的消息,就放下工作从佛山赶回老家,又一路跟随父亲奔赴广州,陪在思琼左右。

尽管家人想尽了办法,但思琼的恢复情况却并不理想。一个多月过去了,思琼没有苏醒的迹象。

7月14日,又到了一周探视的日子,曾昭森心急火燎地赶到医院,期盼着医生告诉他思琼的变化。“医生跟我说,一个月下来虽然极力诊治,但并未看到好的疗效,思琼离苏醒还有段时间。”

听到医生的结论,连日来积累的失望和压力让曾昭森瞬间崩溃,他对着几个赶到广州看望思琼的亲戚放声大哭,悲戚不已。

负债累累 治疗费后续缺口仍很大

为了给思琼筹集医疗费,曾昭森这些天做得最多的事情就是打电话。“熟悉的不熟悉的亲戚朋友都打遍了,陆陆续续凑了20多万元,但是思琼每天在ICU就要5000多元,这一个多月已经花得差不多了。”说及此,曾昭森十分难受,只怕女儿真的没救了。

好在天无绝人之路,几日前,曾思静把思琼的事情放上了网,向社会寻求帮助。“一些在广州工作的海丰县老乡纷纷给我们捐款,到目前已经收到3万余元了。”曾思静把这些钱一笔笔都详细记录下来,她说等妹妹好了,要带着妹妹亲自去一一谢过。

现在,思琼的情况已经出现好转,能自己吞咽口水,脑压力也减轻了一些,这是慢慢恢复的好兆头。

“我现在终于有了一些信心,我相信妹妹一定会康复的。”曾思静说,目前妹妹的医疗费缺口仍然很大,他们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但全家人一定会拧成一股绳,努力守护妹妹的生命之火。(新快报)

给我留言

Copyright © 海陆丰网 保留所有权利.   Theme  Ality 粤ICP备14089483号-2 | | Baidu Sitemap | Html Sitemap | 广告服务

用户登录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