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陆丰内湖镇:村民被人追砍杀 注销户口所长索要6000元

2015年07月14日 陆丰新闻 暂无评论 阅读 997 次

图:广东陆丰内湖镇:村民被人追砍杀 派出所竟不抓凶手

村民反映:注销户口所长索要6000元

(农村商报记者:牟财源)遇到坏人找警察,妇孺皆知。但在广东汕尾陆丰市内湖镇,村民的果园被人强行霸占,还被人持刀砍伤,这样性质恶劣的治安事件,受害人报警,派出所竟然不立案,凶手逍遥法外,村民敢怒不敢言。近日,记者连续接到4起这样的投诉,村民认为内湖派出所不作为,甚至偏袒包庇。

案件一:被十几人插伤近两人被抓、其他逍遥法外

派出所竟称“再来反映就抓你”

“警察是保护我们的,没想到是 这样的结果。”近日,陆丰市内湖镇内湖村委会新塘湖村村民余英利说,他与邻居余某送古有点纠纷,竟被邻居父子纠集了一伙人,手持凶器分别殴打致轻微伤和轻伤,让人费解的是,警察到场不抓人,至今8个月后,除了余某父子落网外,其他涉案人员全部逍遥法外。余英利去派出所反映,所长苏某竟称,称“再来反映就抓你”

小纠纷被十多人追砍

图:被十几人插伤近两人被抓、其他逍遥法外

7月7日,余英利告诉记者说,去年年初,他们一家打算把自己已成危房的祖屋改造修缮为公屋,用于供奉自己过世了的父亲,但该做法遭到了邻居余某松的反对,可能是认为这会破坏了他家的风水,虽然经过村里的族亲介入调解后,双方已达成协议,不过余某松一家仍心存芥蒂。

谁知,事情又有变故。去年10月21日上午9时许,余某松一家竟雇请他人在自家屋前建造化粪池,其位置正在余英利公屋的后方。余英利见状后立即去协商制止,虽然当天停工了,但下午2时许,对方有开始挖了。“他们是针对我家的,我去交涉,竟然被十多人追着砍。” 余英利说。

余英利家安装的监控显示:镜头里近十名手持三勾叉、钢管和管制刀具的男子,口里骂骂咧咧地追着余英利砍。但不幸的是,余英利身上多处受伤。其堂兄弟余南古出门查看情况,竟也遭到围殴。身上多处受伤,手掌骨碎裂。

记者在余英利和余南古提供的法医鉴定报告中看到:余英利属于轻微伤,余南古则属于轻伤。至今年2月5日,余英利兄弟俩才康复出院。余英利说,在3个多月的治疗中,医疗费、伙食费和护理费用花了近10万元。

仅十余人仅两人被抓

案发当天,余英利兄弟家人立即拨打110报警。余英利和余南古经过视频辨认,当天殴打他们的人员中除了余某、余某松父子外,还有“以陈某勇为首的近十名不法人员”,余英利被抢走手上的一枚钻戒,安装在公屋四周的5个监控摄像头也全部被毁坏

图:被十几人插伤近两人被抓、其他逍遥法外

令人没想到是,内湖镇派出所所长苏某到场人,余某松父子等涉案人员仍在现场,但警方并未抓捕任何一人。而涉案人陈某勇在案发后一直未被追究责任,甚至扬言要继续殴打他们及其家人。

余英利和余南古到陆丰市公安局上访。去年10月29日,该案才立案调查。而同年11月17日,余英利和余南古收到破案告知书,称他们被伤害一案已告破,犯罪嫌疑人一项仅填写“余某”一人。“派出所吃吃没有抓人的意向,我们多次到派出所反映,并且发现其在汕尾市华侨管理区聚众赌博后拨打110举报,才让余某松最终落网的。”据余英利介绍,案发迄今已经8个多月,涉嫌参与殴打余英利和余南古的其他不法人员却一个都未曾落网。

反映诉求竟威胁“拘留你”

6月19日下午,余英利再次前往内湖镇派出所咨询案件进展。他询问为何不抓捕调查其余涉案人员,苏所长回应道,从现有的监控等视频证据来看,其余涉案人员有参与,但“没有证据证实他们参与了打人”。苏所长称,派出所曾根据余英利等人提供的证据去调查视频中的一名涉案人员是否为“陈某勇”的问题,但调查结果显示“并非同一人”。

而余英利表示,他非常清楚地看到陈某勇对自己下毒手,除了视频之外,许多现场的村民也可以作证,至少也应对涉案者依法传唤调查,而派出所只是简单比照陈某勇早年的证件照便下了否定的结论,非常草率。余英利直言指责苏某存在包庇偏袒、办“人情案”的嫌疑。

图:被十几人插伤近两人被抓、其他逍遥法外

听到这话,苏某大拍桌子向当事人怒吼:“如果你们对派出所的办案不满,可以直接去控诉我!”苏所长称,当事人被伤害一案已经办理完成了99%以上,“两名主犯都已经被抓了,也都进行了审判,基本上就是这样了,所有的案件都不可能办到100%的。”

苏某称,由于余英利已到派出所反映该起案件多次,希望不要再到派出所反映,否则可能会以骚扰派出所正常工作为由拘留他。

案件二:荔枝园被砍霸占 警察竟不立案

7月7日,内湖镇新头陂村村民陈桂涛反映说,去年9月,他们家祖辈耕种20年的荔枝园被村长的弟弟陈荣途霸占,私自改成练车场,他们多次去理论,竟然遭到20多人的持械砍杀,两人受伤。报案后,内湖派出所竟不立案不抓人,8个多月过去了,凶手依然逍遥法外,他们四处投诉均无果。

荔枝园被霸讨说法被砍

据陈桂涛介绍,那片荔枝园有700平方米,祖辈种植了20多年,近年一直由父亲打理,每年收入约3万元。年轻人在外做事,父亲去世后,荔枝园没人打理。谁知,村长的弟弟陈荣途在把荔枝园推出平地,作为自己的驾校练车场。他们发现后,多次去阻止理论,要求村长帮忙解决,却毫不理睬。“霸占了我们的荔枝园,陈荣途反而有理了,说我们阻碍了他练车场的筹建。”

图:村民反映:注销户口所长索要6000元

令人震惊的是, 2014年9月28晚8时许,陈桂涛和侄子陈楚伟在回家的路上遭到陈荣途的伏击。有20多人拿着刀、钢管和枪,对着他们叔侄两人一顿毒打,为首的陈荣途还喊着“用枪打死你们”。陈桂涛当场被打昏迷,头部裂伤,脑震荡,肋骨及脚手多处受伤。陈楚伟颈部被打裂折,腹部胸部身上多处受伤。

司法鉴定书竟无鉴定结果

叔侄两人在医院住了几个月,医药费花了十几万元。但让家属寒心的是,他们报警,内湖派出所却毫无反应。家属告诉精子和,他们找内湖派出所反映,苏某不但不理会,反而暗示他们没有办案经费,人手不够,要求家属贿赂他。

“从去年案发后,我们就到市政府、公安局上访,但是没有结果,都没有立案。”家属说,他们找到各种关系,警方才委托陆丰人民医院法医临床司法鉴定所做司法鉴定。

图:办公大楼内除了一名办理户籍的工作人员外没有其他民警

让记者不解的是,这份《司法鉴定意见书》有“鉴定意见”,却没有鉴定结果。“可能鉴定所也怕承担责任吧,这都什么世道。”家属认为,内湖派出所存在渎职行为,“希望上级部门能严查,能还我们一个公道。”

案件三: 林地被毁阻拦被打 报警无一警力到场

内湖镇赤卜头村村民陈叠反映说,他从1992年就与村里签了协议,将本村荒地红山仔山地租下发展种植业,经过精心打理,如今年收入有20万,谁知村里的黑社会势力竟然将树林砍了,用来自己建房。

记者从陈叠与村民签订的合约看到,承包期为50年,从1992年到2042年。陈叠说,他们一家人把承包的荒地开垦出来,种上了荔枝、桉树。经过多年打理,总算有回报了,如今一家人都靠这篇山林生活。

谁知,去年10月26日,村里的黑社会势力陈少君,陈少双、陈孝强、陈秀争、陈景再、陈木矿等人,不断煽动部分村民,说要收回土地分。然后组织了60多民不法分子,拿着镰刀、砍刀、钢管等凶器,开着挖土机、运输车,将陈叠承包种植的林地全部烧毁、拆毁。“现场说,谁敢拦就打死谁,出事有人负责。”据陈叠介绍。

图:其案件受害者

“几十年的心血就这样被他们糟蹋了,腐竹厂也被拆,损失至少120万元。”陈叠说,得知林地被毁后,家属不顾生命危险区理论,未开口就被打得头破血流,他们报警却无一警力到场,“无奈之下,我们只好把伤者抬到派出所报案。”

当天下午,两名妇女去理论,谁知也遭到毒手,他们遭挖土机撞压不省人事。报警后,120到场,市刑警、镇领导、派出所到场,但无人阻止,连续几天时间把果林摧毁,但无人过问。

“警察应该是保护我们的,不知道他们怕什么,至今没有抓一个人。”陈叠说,他们多次想上级部门反应,但至今无果。

案件四:果林被混损失至少120万

无独有偶, 现年53岁的内湖镇新头陂村村民陈松海也反映说,他耕种的果园被赤卜头村陈少君等100多名地痞流氓摧毁,上前阻拦遭殴打,但派出所至今没受理。

图:余英利被几十人追砍杀 警察到现场无制止

陈松海说,1997年,他带着家人一锄一铲开垦贫瘠的土地,经过17年的经营,如今有六年龄的绿化风景树8000株,15年龄的纸树10000株,香蕉2000株,荔枝等果林200株,其他经济作物4亩,预计可收价值120万元。“从我们开荒那天起,没人反对没人阻扰。”

陈松海没想到,2014年10月26日,赤卜头村的陈少君、陈景载、陈少双等人集结100多地痞流氓和无知村民,手持凶器,开着挖土机将果林毁了。他们上前阻拦,被打得头破血流,手机被被抢走。他弟弟上前劝架,竟然也遭到围殴。

然而,家属报警,无一警力到场。路人将他们送到派出所,派出所竟然不理会。家人赶到后,将陈松海送到医院救治。

注销户口花六千元

“村民认为内湖派出所所长苏杰不作为,在内湖民众口碑最差最会赚钱,索取,贪污的所长,去补办身份证,户口簿,注销户口等事情,都要索取财物,甚至偏袒包庇,收凶手好处,充当黑社会人员保护伞。”其村民介绍

据余英利向记者介绍,“去年2014年5月份时,堂妹双重户口要注销一个,去派出所找户籍民警,户籍民警告诉我要找苏杰所长才可以办此业务,让我买了二条中华烟去找苏杰所长,苏所长即向我余英利索取六千元才可以办注销户口,还说如果在其它所要一万多才能注销,他说这个派出所还是算便宜了,最终只好乖乖向派出所苏杰所长六千元后才给予办理注销手续。”

政府部门表示关注此事

村民说,内湖派出所所长在内湖镇任职就两三年的时间,但不作为,治安事件不断,“以前都没发生这样的事情,报警了肯定有警察来。”

7月7日上午9时30分许,记者来到内湖镇派出所,办公大楼内,除了一名办理户籍的工作人员外,没有其他民警,派出所内也可以随便进出。随后,记者致电该派出所所长苏某,第一次拨打,电话被按断,第二次终于接电话了。记者表示想询问下村民反映的4件案子情况,苏所长表示,他无权接受采访,让记者去找市局指挥中心。对于办公室无民警,他表示,“都无办案了”。

随后,记者来到陆丰市市委市场政府,相关负责人接受记者反映的情况后表示,会告知市公安局领导处理,该立案的就要立案。

给我留言

Copyright © 海陆丰网 保留所有权利.   Theme  Ality 粤ICP备14089483号-2 | | Baidu Sitemap | Html Sitemap | 广告服务

用户登录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