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海丰售卖黑户口续:两所当地派出所确认勾连

2015年04月26日 海丰新闻 暂无评论 阅读 1,820 次

广东海丰售卖黑户口续:两所当地派出所确认勾连

广东海丰售卖黑户口续:两所当地派出所确认勾连

沉睡在公安户籍系统中的无头像户籍(俗称“幽灵户口”),在相关人员内外勾结下被非法出售,仅需拍照录指纹就变成购买者的另一个“新身份”。新快报报道昨日出街后,引起各方热议与重视。汕尾市公安局介入调查,并在新快报记者和志愿者仔仔的协助下成功抓获5名黑中介。经初步审讯,已初步认定有两个基层派出所勾连其中,当地正就具体情况做进一步调查。

食诱

志愿者摆“鸿门宴”宴请中介

为了取得足够证据,4月23日,新快报记者和志愿者仔仔在汕尾市海丰县实地“购买”户口,并在下午2时许被带至可塘派出所录指纹。办理过程中,对方起初十分谨慎。记者提出当晚一起吃饭娱乐,领头的瘦中介以“下午要签合同”为由婉拒。

取得身份证办理回执后,为了拖住黑中介,记者和仔仔一边和对方约定次日交货,一边再次提出请对方吃饭。也许是办理顺利的缘故,瘦中介这次十分兴奋,忙不迭地打电话给带仔仔办证的背心男。“今天下午4点能拿到的话,我请你吃饭。”瘦中介对着电话那头眉飞色舞地说,得到肯定答复后,又急忙向记者炫耀。随后,大家约好当晚6点在海丰县内聚餐。

抓捕

警方借口拼房将嫌疑人制服

事实上,新快报记者和仔仔此时已向国家公安部相关部门报告此事,一张大网正慢慢张开。

当晚6时许,四川籍黑中介黄某先给仔仔打来电话,称约在海丰县西某渔村14号房吃饭。“我们差不多到齐了,临时身份证也拿过来了,你还有多久到哇?”见记者一行人久久未到,黄某先不断打来电话催促。

确认对方人员到齐后,在公安部、广东省公安厅部署下,汕尾市公安局10名民警赶到现场,实施抓捕。此时,黄某先等人已点了一桌子大鱼大虾。

据参战民警介绍,由于前期工作到位,抓捕过程颇为顺利,仅用了10多分钟。“我们先有同事借口走错门入内查看,发现包房里面有两张桌后,再派人进去问能不能拼房一起坐。”民警说,得到肯定答复后,参战民警全部坐到另一张桌子上,关上房门后,房内5名犯罪嫌疑人被一网打尽。

通报

三名嫌疑人供认后已被刑拘

据汕尾市公安局通报,接到举报线索后,该局及时控制了黄某先、刘某泉、赖某辉、刘某斌、吴某娜等5人,现场缴获了相关的居民户口本、临时身份证、二代居民身份证等。据新快报记者了解,这4男1女中,一人为四川籍,一人为广东梅州籍,其余均为汕尾当地人。这5人均为社会人员,其中4名男子在当天下午与记者曾有过接触。

经审讯,黄某先、刘某泉、赖某辉供述了其非法买卖户口的犯罪事实,现该局已对上述3名犯罪嫌疑人依法刑事拘留,对刘某斌、吴某娜等人做进一步审查,对有关的内部人员,公安机关正在展开调查。

此外,海丰县公安局也已成立专案组,对该局是否有“内鬼”参与非法买卖的情况展开调查。

追查

初步认定有派出所勾连其中

在暗访中,志愿者从开始办理到领取临时身份证仅数小时时间,是否有警务人员从中提供帮助?昨日,汕尾市公安局治安巡逻警察支队行动大队刘炳阳大队长介绍,犯罪嫌疑人被抓捕后十分狡猾,其中黄某先还曾假称姓秦,江西人,但在相关证据面前被戳穿真相。

刘炳阳坦言,根据目前的供述情况,已初步认定海丰县可塘派出所、赤坑派出所在事件中有所勾连,正就此立案调查。“本地的中介供述说,他们是通过另一个目前在逃的犯罪嫌疑人和派出所联系的,现在我们正在追逃,具体情况要等抓到人才清楚。”

“他们买卖的户口主要集中在海丰一带,现在已经交代了4月份以来卖出的3个户口(不包括记者暗访所买),销路目前掌握的有江苏等地。”刘炳阳说,目前该局正抽调户政部门人员参与办案。

据知情人士透露,就在仔仔完成拍照并录入指纹后不到两小时,其照片信息已出现在公安户籍系统内,所对应的户籍则是仔仔和记者当天所买的海丰籍人士“黄祥富”,这与非法户口中介黄某先稍晚时给仔仔发来的临时身份证信息完全一致。

目前,汕尾市公安局正按公安部、广东省公安厅的统一部署,对户籍系统内存在的无头像户籍信息进行清理,但具体数据则不方便对外公开。

被冒用身份者:

接通知注销重复户口 谁知户籍被买卖牟利

新快报讯 根据黄某先、赖某辉等非法户口中介提供的资料,今年4月6日,海丰县茅湖村委会美洋村村民林某鑫的户籍被他们卖给了江苏阜宁人肖某钢。对此,林某鑫本人是否知情,他的生活又会不会受到影响呢?昨日下午,新快报记者辗转联系上了他。

据美洋村村民介绍,林某鑫一家早已搬离该村到外地生活,林某鑫对此予以确认。“因为当时有学费减免政策,我读初中的时候就把户口迁到了赤坑镇上,从农村户口转为城镇居民户口。”出生于1989年的林某鑫说,此后十余年里他一直使用居民户口生活,近年又到深圳做生意。

直到今年清明假期前几天,林某鑫回村祭拜祖先时,茅湖村委拿着赤坑派出所的重复户籍登记表找到他,他才知道,自己在村中的旧户籍其实并未被注销。“当时赤坑派出所通知我过去办理注销手续,要我把新旧两本户口本都交上去,说等处理好了再通知我。”

这一等就没了下文。令林某鑫想象不到的是,仅在数天后的4月6日,他的旧户籍上突然增加了一张陌生人的头像,并迁址到了他几乎没去过的赤花村。“我今天起来看到报纸,才知道居然是这么回事,我的户籍就这样被卖掉了。”林某鑫在愤怒中又带着几分担心,“还好你们媒体把这个事情曝光了,不然他们拿我的户籍去做什么坏事就惨了,真是太谢谢你们了!”(新快报)

相关文章:

海丰县黑中介10万叫卖户口 已被警方抓获

给我留言

Copyright © 海陆丰网 保留所有权利.   Theme  Ality 粤ICP备14089483号-2 | | Baidu Sitemap | Html Sitemap | 广告服务

用户登录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