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丰金厢一“瘾君子”吸毒后产生幻觉 欲点煤气被边防官兵制服

hi0660 2015-02-27 阅读:16 评论:0
日前,陆丰市金厢镇一名“瘾君子”在吸食冰毒后,一手拿着煤气瓶,一手拿着打火机,与闻讯赶来的边防官兵对峙。在其欲点燃煤气的千钧一发之际,金厢边防派出所官兵冒死抢过打火机,打开灭火器,并迅速控制该名“瘾君子”。参加战斗的六名边防官兵有四人脸部、...

日前,陆丰市金厢镇一名“瘾君子”在吸食冰毒后,一手拿着煤气瓶,一手拿着打火机,与闻讯赶来的边防官兵对峙。在其欲点燃煤气的千钧一发之际,金厢边防派出所官兵冒死抢过打火机,打开灭火器,并迅速控制该名“瘾君子”。参加战斗的六名边防官兵有四人脸部、手部和腿部都挂了彩。 2月17日晚上22时许,广东边防汕尾支队金厢边防派出所接到吸毒人员的父亲报警称,家中儿子因吸毒产生幻觉与家人发生争吵,更危险的是,他还想通过点燃煤气威胁家人。 边防官兵火速赶往现场后,发现吸毒男子家中一片狼藉,满地散落着被其砸烂的电器和家具。男子一手拿着煤气瓶,一手拿着打火机叫嚣,情绪非常激动。这时屋内飘出了淡淡的煤气味儿。 在向吸毒男子家属了解详细情况后,边防官兵安排该吸毒男子的父亲引开其注意力,并抓住最佳时机果断冲击对其进行控制。就在边防官兵冲进屋内的同时,男子竟然开始击打手中的打火机。情况危急之时,带队出警的边防派出所所长符敦辉奋不顾身抢下打火机,脸被该男子抓伤了四五处,右手大拇指还被咬伤出血。 该男子负隅顽抗,但很快被边防官兵制服。 经询问,该男子对其吸食毒品、点煤气瓶抗法拒捕的行为供认不讳。金厢边防派出所官兵对其尿液进行甲基安非他明(冰毒)检验,检验结果呈阳性。 据了解,该名男子姓陈,平时在金厢镇内靠打零工度日。目前,陈某已被送戒毒所实施强制戒毒。该所参加战斗的六名官兵中,三名干部、一名战士的脸部、手部和腿部都不同程度受伤,经过紧急处理,目前正在康复中。(汕尾日报) 广东电视台新闻视频:

说明:
部分图文来自网络,如有侵权,请您留言告知,以便删除!
本站全新改版,如果有图文排版错乱,或者图片没显示,请您留言告知,以便修改,谢谢!
发表评论
热门文章
  • 网友整理2019胡润国内富豪榜之潮汕地区(含汕尾)榜单 陆丰陆河多人上榜

    网友整理2019胡润国内富豪榜之潮汕地区(含汕尾)榜单 陆丰陆河多人上榜
    有潮汕网友整理了《2019胡润百富榜》之潮汕地区榜单,将汕尾的富豪也排列其中。《2019胡润百富榜》国内前一百名名单中,共有7位潮汕企业家上榜,他们分别是排名第2的马化腾,排名第15的姚振华,排名第38的谢炳,排名第51的纪海鹏,排名第86的张峻,排名并列第100的黄楚龙、朱鼎健。其中,陆丰和陆河有多人上榜,城区和海丰暂无上榜。...
  • 汕尾正在筹划深汕梅高铁 设站海丰、陆河

    汕尾正在筹划深汕梅高铁 设站海丰、陆河
    日前,公众号“我家深汕”向汕尾市交通局、汕尾市发改局提出咨询是否会有规划新的铁路,汕尾市交通局、汕尾市发改局迅速给予了答复,汕尾市发改局在答复中提到:目前汕尾市正在谋划深汕梅铁路,初步线路方案为深汕铁路接入广汕铁路赤石站(深汕站)后,继续向东北方向延伸,经汕尾海丰、汕尾陆河、揭西、五华接入梅州西站,已委托中铁四院开展前期规划研究工作。据悉,初步线路方案为深汕铁路接入广汕铁路赤石站(深汕站)后,继续向东北方向延伸,经海丰、陆河、揭西、五华接入梅州西站,已委托中铁四院开展前期规划...
  • 在汕尾市区如何给电动车上牌?

    在汕尾市区如何给电动车上牌?
    在汕尾公安局交通警察支队发布了汕尾市城区电动车上牌的消息之后,很多街坊都不知道怎么办理上牌,汕尾移动小编给大家整理了一份攻略。哪里可以进行登记??在汕尾市城区、红海湾开发区辖区内邮政网点皆可办理登记具体地址如下:需要准备什么东西?出发之前我们需要检查一下带齐东西了没身份证--电动车合格证--发票除了上面三种证件之外,还需要车主和需上牌的电动车登记只能亲自办理,不可代办如果车主不幸找不到发票或合格证,就需要填写一份声明书:办理过程怎么样?准备好一切证件、人、车后就可以骑上你心爱...
  • 海丰鮜门海边突然有大量鱼群冲上岸

    海丰鮜门海边突然有大量鱼群冲上岸
    今天傍晚,在海丰鮜门镇百安村海边,有很多的鱼突然被冲到沙滩上来,许多街坊纷纷加入到抓鱼大军,很多人都是第一次看到这个情况,抓得非常的激动。(来源:海丰爆料网 公众号)...
  • 海丰1994年赤岸桥百万大劫案最后一名劫匪到案伏法

    海丰1994年赤岸桥百万大劫案最后一名劫匪到案伏法
    1994年12月27日晚,海丰赤岸桥路段发生了一起轰动全城的百万元大劫案。案发后,四名劫匪从海丰销声匿迹,从此,海丰警方踏上了漫长的追逃之路。2019年10月28日,随着最后一名劫匪的到案伏法,这起百万劫案的侦办工作终于画上了圆满的句号,同时也掀起了人们一段尘封的记忆。1994年12月27日晚9时多,海丰汽车总站,月光清冷,寒风瑟瑟。寂寥幽暗的停车场,一辆标识着“广州—汕头”的海丰客车,从广州方向缓缓驶入,车上搭乘去汕头的旅客“卖猪仔”般被赶往另一部“海丰—汕头”的汕头客车,...